1. 次元风暴首页
  2. 好文随笔

根大爷,其实不姓“根”。

根大爷,其实不姓“根”。根大爷本是一个五十开外,矮矮胖胖的一个老头,名叫“汪一根”。据说,他原是教高中政治的教师。只因孩子多,家又在农村,生活一度拮据而患了轻微精神病。

随着政策的好转病情才有所好转,后来就不再上课了,只在学校做一些杂七杂八的事。比如守守手摇电话了,打扫打扫公共卫生了,等等。

根大爷,其实不姓“根”。

再后来,一些年轻的教师不知从哪里听了一些关于他的花边故事,便与之开起了玩笑,他便愈发有些象“老顽童”了。不知何时,他便有了这么个绰号——“根大爷”。

我见到根大爷是在刚毕业分到这所学校不久的一个晚上,我和另外两个也是刚分来的同事正在一间破烂不堪,聊以栖身的教室里闲侃的时候,一个佝偻着背后的、胖胖的老头儿,笑呵呵地走了进来,满脸堆笑:“各位好,素质高,好好干,有钱赚。

 

”我们大家听了,都笑了起来。他又问道:“你们教什么?”当我们当中的那个政治老师说过之后,他快乐得不得了,摸出了他的“黔龙”香烟,递与我们,说道:“请、请、请!”接着他便绘声绘色地讲他过去教政治是如何如何地好,如何如何地有威望,如何如何地教出了哪些高足,特别是我校的某某校长还是他的学生呢……他突然发现了地下的三支“黔龙”正冒着缕缕青烟,他的老脸沉了下来,露出一脸的不悦,不过只是那么短短的一会儿,他的脸又荡漾开来,继续聊他的往事,真是如数家珍一般。

根大爷,其实不姓“根”。

不过,我是早已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了,只记得他谈了很多很多、很久很久,我是真的已很疲倦,不知不觉早已睡着了。
过后,我就经常见到他,他总是满脸堆着笑说:“好,自身素质加强了!健康!”有时,我也与他打招呼:“汪老师,汪老师……”总得连叫几声,他才会回过神来,便又笑呵呵地说道:“好,自身素质加强了!健康!

 

”后来,我才明白“根大爷”这个雅号早已深入他的脑髓,而那个原本他该享有的“王老师”,他早就不知道是谁的称谓了,仅仅还依稀记得点点影子。
根大爷成天都象很忙碌的样子,一大清早便于工作在老师宿舍的楼道、厕所里扫得“沙沙”作响,并不时听到他“哼哧哼哧”的喘息声。接着他便坐到他的设在楼道上的“办公室”——一部老掉牙了的黑色手摇电话机旁边的椅子上,点上一支“黔龙”,开始他一天的工作。

 

时不时地还会看到他找人接电话的身影,总是匆匆的,深怕错过了一个电话一样。我看见他过这种日子没有多久,程控电话便在我镇兴起,学校也给了一部,只不过放到了校长办公室。可爱的根大爷终于“失业”了,我想这下根大爷也可以清闲些了吧。
大约过了几天的一个炎热的午后,我又发现了根大爷忙碌的身影,只是在他的肩上多了一根扁担和二箩酒糟。听说他实在是闲不住,就主动地去找当了校长的学生要工作干。

正好我校开办养猪场,校长便照顾他去喂猪。这样,我又得以见到他胖胖的,矮矮的,忙碌的身影。时时见面,他还是那几句:“好,自身素质加强了!健康!”不过总在后面加上一句:“Х书记,好的!”
我想根大爷确实是健康的,虽然疾病时时在侵犯他的身体,但是他的素质也是真正地加强了。干一行,爱一行,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,或许正是根大爷的品格吧。根大爷的这“根”,我们这些年轻教师怕是丢不得的哟。祝愿根大爷一直健康!

原创文章,作者:落。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5517s.com/1340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